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山东分网--山东频道--人民网

周恩来三次上山参加中央在庐山召开的会议。 他在会前已熟悉了情况,只有在技术性很强的细节上才问他的助手。

  天津南开中学是周恩来总理的母校。

司机看到对面举枪的刹那,出于本能打方向盘准备躲闪,射向周恩来的子弹连续钻进司机的头部,老天再次为中国人民留下了周恩来。 而“《周恩来》+延安”的组合,更具有特殊的意义:用陕西省委常委、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的话说,“1973年周总理回延安临别时说‘等延安建设好了我再来’。 毛泽东挥挥手说:“就算过半数,那个‘重要问题’一通过,就要三分之二的赞成票才能驱逐‘中华民国’。

其实,周恩来的爱不是无边际的。 周恩来几次批示要求解决蓟运河的污染问题。

奋力发声强化法治保障疫情突然发生,各地的疫情防控各项工作是否合法,应急防控物资的管理是否到位,依法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是否有力,这些都牵动着代表的心。 长久以来,我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:为什么连敌人也敬重他——周恩来?据说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,宋美龄在回京的飞机上认真地问:国民党内为什么没有周恩来这样的人?看过收藏在美国的蒋介石日记,人们发现,蒋介石几乎骂遍了所有人,甚至包括他的夫人,唯独对周公保持了风度。 9月30日,出席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招待会。

  在战争年代,周恩来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,因为下属的错误做法,亲自向老乡道歉,这种大度、坚决维护人民利益以及知错而勇于认错的精神令人无比感动与敬佩。

自毛泽东作出关于邓小平同志的“八一四”批示后,周恩来原本打算先树起这一最大的“标杆”,以明确政策,“解放”一大片。

机关党员干部下沉社区坚守“大后方”激战的前方,离不开稳固的“后方”。

在柏林期间,周恩来热情接待了为寻找救国真理和共产党组织而来的朱德同志,在倾听朱德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后,他和张申府一起介绍朱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。

这样,人民日报国际部便很顺利地从我所属的工作单位——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(即后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)把我调到了人民日报社。

《周恩来选集》有一篇周总理1943年3月18日写的文章《我的修养要则》。

美帝国主义封锁我们,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困难,但我们决不能因此就向美帝国土义屈服。

陈华元和工友们临危不惧,沉着应战,将“不可能的任务”变成了“中国速度”。

总理亲切地说:“你来啦,很好。

这些知错而勇于认错改错的作法有助于拉近干群关系,树立政府的公信力,有利于更好的推进社会改革与进步,更好的服务群众!  但是,现在有些领导干部在错误面前遮遮掩掩,百般辩解,不敢向人民认错道歉;有些认错则是流于形式,并不是真诚实意的认错,如作秀认错、洗责认错;有些认错后又不敢担当责任,不敢为错误买单。